全国热线
400-036-2014

热点资讯

咨询热线:

400-036-2014

邮件: admin@dede58.com

电话:0317-8282-566

地址: 河北省泊头市西环工业园

任志强:希望尽快看到中国房地产税立法|界面



文/任志强北京华源房地产有限公司前董事长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第五任会长

今天,我希望尽快介绍中国的房地产税法,并希望通过房地产税法促进改革,打破目前的双轨制。

我不希望看到中国只对城市引入房地产税法。这将进一步加深中国双轨制形成的各种矛盾,切断中国城市化进程的桥梁,造成更严重的城乡差异和两极分化。

1982年,宪法将中国的土地变为城乡所有制。中国目前的大规模房地产相关法律基于两种不同类型的土地和不同用途。例如,“城市房地产管理法”不包括中国农村的建设;例如,“国有土地流转制度”不包括农村集体土地;如农村土地管理,承包和房地产政策法,它与城市登记人口无关。

同样是中国人,但由于土地和户籍的生活在两个法律和相关制度中,不能具有相同的地位,尊严和权利。这是中国社会分化的重要原因之一,城乡贫富差距,城市化率低。由于双轨制,中国形成了各种社会矛盾,必须打破双轨改革,形成命运共同体。

要在中国建立房地产税,必须进行一系列的法律和税收改革。否则,它不仅会解决立法中的各种矛盾和矛盾,而且会增加新的社会矛盾和冲突。

房地产税被定义为财产税,那么公民的土地产权问题必须立法解决。房屋和土地均属于个人财产,属于个人财产的财产税可以合法收取。因此,我希望我可以利用这个房地产税法让中国公民拥有土地的产权。

其次,房地产税被认为是地方税。哪个“地方”是省,市,县级?在这个地方的水平,你有属于国家的城市土地和属于集体的农村土地?城市中的房屋属于房产,农村的房屋也属于房产。然后统一财产的权利必须统一。土地的性质必须在相同的法律条件下实施统一的税收制度。否则,是不是把矛盾转移到基层呢?

第三,房地产税被视为收入调整税。现在,无论是在城市还是农村,都存在收入的两极分化和贫富差距。立法规范城市收入差距,不调整农村收入差距是不可能的。只有统一的税收制度才能合理地解决贫富差距和社会收入差距,否则将导致更加严重的城乡差异化。

第四,房地产税应该有明确的目的。大多数全球房地产税由地方政府和议会决定,税率由议会根据目的确定。但是,除了在中国特定使用某些税收外,其中大部分都没有明确的支出规则。但是,对于与财产保护和财产增值相关的目的,应明确界定财产税,并扣除或减少对财产税征收的现行税。

5.中国在1951年征收房产税。大部分房产归还公众后,房产税被废除,各种税收,如工商税,城市维护营业税,教育附加费,土地使用权,和耕地占用分开了。房地产市场改革后,房屋生产和销售增加了各种税费,包括土地出让金。那么,在征收房产税时,应相应取消与房地产税相关的各种税费。否则,它不是规定收入分配的房地产税,而是重复征收的税。

6.房产税确定后,如果明确土地产权归业主所有,是否应取消土地出让金制度,只收取土地购置费?如果土地转让制度没有取消且产权仍由国家所有,如果在评估财产的财产价值时扣除土地转让部分,这些非财产权的财产税应由产权拥有者?我不认为这种双轨共存可以解决现有的矛盾。

7.建筑物的现有产权具有不同的性质,根据不同的性质和不同的规定享有不同的权利。如果有大量的自建房屋,就不可能进行公开市场交易;如果有大量拥有自己产权的拆迁房屋,则有不同的租赁产权;如果有大量经济适用房,没有土地使用期,不支付各种税。费用,但楼上和楼下同样的房子已经支付了部分费用,成为一个有用的商业房子;如果限价房不能在限定时间内自由交易;交易;例如,住房改革,一些产权,购买商品房后的单位福利,以及一些非商品住房(即不支付土地转让费,甚至使用年数)住房改革,有的是92%-96%非所有产权,有些住房改革不包括整个住房的公共区域,有的分享各种公共区域,有的可以自由交易,有些不能交易,只能由原配单位回购;公共租赁住房或私人住房只能租用。为住宅支付的部分土地转让费改为公共建筑,有些是为公共建筑支付的。转让费改为住宅,许多原来的房子没有支付任何土地费,有些留在祖屋。

也许很多人认为中国住房高度私有化来自住房的商业化,这实际上是50多年来住房福利的分配。商品房占总房屋的比例仅为30%左右,约为9000万至1亿套。为了根据商品房的市场价格评估所有房屋的税收,首先必须统一所有住房的性质,并首先统一权利。否则,如何统一征税?

8.住房分配和自建房屋的住房私有化率很高,无法通过是否拥有房屋以及是否有两栋或更多住房来证明住房所有者的收入水平。例如,如果房屋被拆除,它可能有多个房屋,但并不能证明其收入水平很高。住房改革和自建房屋尤其如此。因此,只有根据住房条件的税收调整收入水平,不仅可以解决贫富差距问题,还可以解决公平问题。

IX。中国居民的住房成本差别很大,并不能证明收入情况。特别是公共资源配置的不平衡导致了由于公共资源导致的住房价格差异巨大,而这些住房价格也无法证明住房用户收入的差异。例如,学区里破旧的小屋也可以卖得很高。如果根据住房市场价格评估税收,则不能证明这种收入调整的公平性和合理性。这些公共资源的分配掌握在政府手中。一旦道路,桥梁,商场,医院,学校重建或搬迁,这些公共资源造成的住房价格差异将相应变化,这是如何公平的?

十,中国的住房福利分配并非完全基于收入。一些住房福利根据家庭的位置计算,一些根据家庭人口计算,一些根据服务年限计算,一些根据雇员人数计算。这两名员工可以分享共享权,因此住房的数量和面积也与收入水平无关。特别是当获得分配住房权的人已经去世时,房屋对下一代的继承与分配时的收入和继承时的收入更加无关。在试图调整住房的数量和规模时,收入状况没有得到充分反映。

十一。有人建议通过减少或免除一定数量的房屋或减少某一区域来调整公平问题。这句话完全不了解中国50年的分布历史和现实。在分配住房福利时,存在一组区域不足并且必须由两套房屋补充的情况。当90/70政策出台时,许多人在套房无法解决住房面积时不得不购买两套。由于90/70政策,开发商还故意以两种方式运营。这些问题都是出于政策原因,而非自愿原因,今天它们将成为无辜的税收条件。

集合的减少将不可避免地导致越来越大,导致更大的不公正。如果按区域扣除则更加荒谬。许多人可能错过了该国城市的低平均住房面积。如果按人均或每户扣除一定面积,可以征收的房屋数量非常少。也许那些独生子女和独居老人成为税吏。无论方式如何减少,都会像限购政策一样迫使许多人离婚。它将产生各种避税方法,很难实现真正的公平。

12.房地产税能改变地方政府对现有土地财政的依赖吗?答案很清楚——不行!一些经济学家认为现有的城市住房市场价值高达450万亿元。无论这个计算多么荒谬,它只有4.5万亿元人民币,按照450万亿元人民币的1%计算,低于2017年全国土地出让金收入水平。现有的城市住房面积约为220亿至240亿平方米。根据2018年6月公布的全国平均房价,平均房价为8,687元/平方米,约191.1万亿--208万亿元,未扣除自建房屋,拆迁房屋。 25%的非完整住宅单价仅为2万亿元左右,按1%计算,远低于现有的土地销售收入。如果计算的依据是合理的房价高达150万亿元,然后按照规定或面积扣除部分减免,则只能获得约4000亿元的房产税。此外,农村地区可征收的房地产税仅为1万亿元。远远没有弥补土地转让费的差距,更不用说偿还地方债务了。

但是,如果不再征收土地转让费,价格肯定会降低。

如果您想继续实施土地转让并同时征收房产税,您是否应该先征收尚未支付土地出让金的房产,并且在到期后收取已支付土地出让金的房屋?通过这种方式,如果您实施某种减税,您实际上可能会减税。

13.如果在现有住房情况下实施税制,那么房产税的负担将主要由中等收入或低于中等收入承担,并成为生活的主要压力,包括农村地区的生活压力。如果扣除,扣除或免除的方法将变成对住房多或多于该地区的人数的特殊税,并且会有各种不合理的避税现象。

如果按照目前的上海和重庆非法律许可证计划征收,最好将此税直接定义为富国税。除了个人所得税之外,这只是增加给富人的所得税,而不是财产税。土地转让费是商品房购买者支付的额外税。对大型商品房和高价商品房征税只能是特殊的丰收税,而不是公平的财产税。

房地产税应该是对所有房主征收的房产税,应由业主支付。但是,由于中国居民获得房地产的方式并非全部来自商业化,因此这方面的税收在立法方面存在严重缺陷。

14.房地产税可以降低房价吗?从上海和重庆的房地产税试点情况来看,无法看到——。从世界已经征收房地产税的情况来看,——不能。因为从来没有产生房地产税来控制住房价格,他们也没有在限制住房价格方面发挥作用。相反,在房地产税率高的世界所有地区,房价都较高,因为税收允许该地区的房产保持价值,环境更好。

在中国,不仅是各种税收和城市公共资源的吸引力,而且最重要的是土地流转制度。只有土地成本急剧下降才能使房价下跌。

15.如果在现行土地制度下征收房地产税,将不可避免地中断中国城市化进程的步伐,导致高房租和经济发展的更大困难。

我希望尽快看到中国的房地产税立法打破目前的双轨制。

资料来源:腾讯财经

原标题:任志强:15篇关于房地产税的文章